当前位置:民间故事 > > 金莲奇缘

金莲奇缘

作者:yabo官网大全 发布时间:2018-06-01 21:39:06 浏览数:

  唐宪宗元和年间,苏州秀才刘超奉父遗命坐船去扬州,去寻找小时候订下的娃娃亲。刘父早年在扬州为官时,与一位伍姓员外投缘,就给刚出生的儿子刘超订下了一门亲事。刘超的妻子叫伍二娘,听说长得丑陋,刘超就一直懒懒地不想去见面。每过两三年,都是父母打点礼物,派仆人去岳丈家问候一下而已。

  如今,父母都去世了,20岁的刘超孤身一人,好不凄凉,想了几天,他拿定注意去扬州,将妻子伍二娘娶回家,让她为刘家开枝散叶,使人丁兴旺起来。

  船离扬州只有一天行程时,船家上岸去买米菜,刘超和仆人崔久在船上闲坐。时值中午,艳阳高照,泊船处几个船紧挨着。闲来无事,刘超就到处张望,耳边突然听得几句莺歌燕语,原来是邻船上的小姐请船娘去给她洗鞋,说是趁着好天气晒干。刘超听到小姐的娇音,心就活泛了几分,很想见一下她长得什么模样,可是小姐不仅不露面,连声音也没有了。

  傍晚船家回来开船时,邻船也动了,但是往相反方向驶走了。刘超见了,不禁急得跺了一下脚。仆人崔久看在眼里,暗笑。刘超无意中在自家船上一望,咦?船舷旁有一只精致的粉紫色绣花鞋!他连忙去捡来,心知是小姐的鞋,搁在船沿晒时,无意中遗漏在此了。这只鞋只有三寸长,三寸金莲当是指它了。粉紫色鞋面上绣着荷花含苞图,栩栩如生。看来,这位小姐还会一手好女红。刘超望着小姐远去的小船,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日,船到扬州,刘超打起精神,着崔久挑着聘礼,往伍员外家行来。伍家门外到处是黄白二色的碎纸屑,看样子刚办过丧事。面对刘超的突然到来,伍员外吃了一惊,他伤心地说:“贤侄,你怎么带着聘礼来了?我打发人去你家报信去了,我家二女儿前几天去逛庙会,被强人掳到花船上去为娼,她不从,投江自尽了。因为天气太热,等不得你来,我们就先给她办了后事。”伍员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只绣花鞋来,说:“强人将她掳走时,她挣掉了一只鞋在地上,这只鞋是她丫环映红捡回来的,给你做个念想吧。”

  早听说伍二娘貌丑,强人怎么会掳她走呢?刘超不由得纳闷,这时映红来给他斟茶,就把强人掳走伍二娘的事说了一遍。这个映红,貌也丑。

  “她娘早说过女大不中留,我家二女儿都十九岁了,一直待在闺中等你家来娶,可是,你家就是不提起,我们女方也不好先开口。我家大女儿因生得好,脚小,被本地一个恶霸强娶为第三房妾。因此,我家二女儿出门时,都是扮作丫环,让映红扮作她。如此一来,外面都传说我家伍二娘貌丑,谁知到最后,她被强人掳走了……”伍员外一边说,一边对刘超颇有责怪之意。

  刘超连忙作揖道歉,说是忙于学业,未取得功名前不敢娶妻,但是,他对伍二娘绝无二心。这样一说,伍员外和夫人都相信了,就带他去伍二娘坟头祭奠了一番。伍员外在坟头上大声喊:“二女儿,你丈夫终于看你来了!”纸钱飞舞中,一个女声隐约传来:“刘郎,你终于肯来看我了。”

  刘超听了,觉得她的声音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晚上,坐在烛光下,刘超拿着伍二娘的那只金莲鞋细看,觉得面熟,他打开包袱,取出在船上捡的那只金莲鞋,他把两只鞋放在一起,正好凑成一对儿!看布料、做工、样式,那是一模一样!刘超看糊涂了。

  由于刘超是远客,再过半个月又是七夕鬼节,伍员外就留他在家中住上一段日子再走。刘超也想等鬼节再去跟妻子烧炷香再走,尽一下夫妻的情份,虽然跟伍二娘是娃娃亲,但订过婚约了就是夫妻。

  刘超住的客房,正好紧挨着伍二娘生前住过的闺房。伍员外安排映红给他送一日三餐,叫他有空时就读书,不要浪费时间。可是每次看到映红,刘超就想打听伍二娘,比如二娘长什么样,喜欢做什么事,都是他感兴趣的事。这些事越打听,刘超就越后悔,悔自己没有早些来将二娘娶回家去。因为,伍二娘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针红女红、琴棋书画,无一不会。

  这样过了几日,映红见刘超着实思念伍二娘,就将伍二娘的自画像拿了出来给他瞧。不瞧还好,一瞧,刘超的心就再也放不下了。这哪是凡俗女子呀,分明是九天烟霞中的仙子。

  映红说:“刘公子,我们二娘不仅貌美,更有一双比她大姐更小巧的脚,为了不惹麻烦,才让我这个大脚丫环一直在外人前冒充小姐。小姐今年十九了,你们又一直不来娶,员外急,想把她改嫁,可是小姐认定你了呀,说是非你不嫁……”

  刘超睹画思人,已是悔了,又听说伍二娘对自己一往情深,整个人就陷在愧悔里了,他恨不得去坟里将伍二娘刨出来复活了娶回家去。渐渐地,刘超夜不能寐,心神不宁起来。

  这晚半夜,他又难于入眠,望着屋顶出神。不料门一响,一个女子羞答答地举着蜡烛走了进来,口中直叫“姐夫。”刘超望过去,这女孩长得酷似画中的伍二娘,但脸皮显得稍黑些,原来是伍三娘。

  半夜入室,非奸即盗。刘超暗暗皱眉,不知这小女子是什么来意。果然,伍三娘靠近床头,低声道:“自从姐夫进门时起,小女子就爱上姐夫了。如今,二姐死不能复生,姐夫不如娶了我去吧。”她一边说,一边往刘超怀里偎。

  刘超突然想起了那些村野中的狐狸精传说,就指着伍三娘指责道:“你个好没脸皮的畜牲,你当我真是傻读书的书生?你不就是一只狐狸么?”

  伍三娘气呼呼地道:“是二姐托梦给我,要我来找你的!你家和我家来往十几年,二姐又看你对他思念不已,说不想断了这个情缘!加上我也喜欢你,我就听她的,鬼使神差半夜三更往你这儿跑。姐夫,你可能是嫌我大脚,看不上我吧!”

  刘超往地下一看,果然,伍三娘是一双大脚。那个年代,不裹脚的小姐,基本是嫁不出去的。刘超不管她大脚小脚,也不管是不是伍二娘托的梦,赶紧把她请了出去,说怕污了她清名。

  吃早饭时,映红说:“刘公子,昨下半夜,我家三小姐突然浑身瘫软口不能言了,怕是着了什么魔道,今天家里要请法师来驱鬼。”刘超听了,想到昨晚之事,想说又不敢说,只好闭口不提。

  烦闷中,刘超将一对金莲鞋拿出来对着发呆,他的一只手下意识地在鞋里面抚摸。一会儿,他在思念那个船上没见面的小姐,一会儿,他又想到伍二娘。摸着摸着,他在一个鞋里摸到一个纸团,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二娘魂游江中,儿时婚约情重。”他赶紧在另一只鞋里去摸,也掏出一个纸团,上面写着:“若能借妹之体,七夕还魂即生。”

  伍二娘还有还魂希望!刘超猛地站起身,直往前厅跑,他要去找伍员外。伍员外正在看法师驱鬼。法师驱了一会就说:“这个鬼是你家的二女儿,她有姻缘未了割舍不下,魂魄无所归依。贫道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事了。”

  怎么了决伍二娘的姻缘,给她结一门阴亲?或者让刘超陪葬?这是不可能的事。伍员外正在发愁,刘超却喜滋滋地冲进来了,告诉他三小姐在七夕就可能好起来,到时他会娶三小姐,洞房花烛皆大欢喜。

  伍员外以为他在胡言乱语,等到刘超讲述完一对金莲鞋的事,他就相信了。

  七夕,刘超跟伍员外一家人去伍二娘坟上祭奠完,回家即与伍三娘拜堂成亲。伍三娘听说要拜堂,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四肢自如,也能说话。她说话的声音却是伍二娘的。她对刘超说:“相公,我终于等你来娶我了!姻缘司说我与你夫妻缘份未了,着我魂游江中,若遇到你就能再续前缘,可巧我遇到了你,就特意遗下强人掳我时脚上的绣鞋相赠为表记。”刘超愧悔地说:“二娘,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伍三娘又说:“如今我只有魂魄,三妹自小魂不全,加上她也喜欢你,所以她同意和我合二为一。我现在的身体是三妹的,她从小不愿缠脚,长成了大脚,你不会嫌弃吧?

  “娘子,我不会嫌弃的。我还会想方设法将坑害你的强人抓捕归案,你就放心吧!”

  洞房的墙上,挂着伍二娘的自画像,画像前搁着一对金莲绣花鞋。刘超望望画和鞋,又望望娇羞的新娘子,悲喜交集。

菠萝蜜奇案 <<> >>下一篇 送水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