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间故事 > > 神童

神童

作者:yabo官网 发布时间:2018-06-01 21:39:17 浏览数:

道光初年的川东大竹县城一座新修的关帝庙峻工了。这天,人山人海,十分热闹。

天下各处名山、寺庙、游园……都会留有着名文人的文字佳作,让千千万万的人世世代代欣赏。圣洁而庄严的关帝庙宇峻工,庙门门联待写。县内名儒卓丙田老先生正为门联而日夜思考着。卓老先生饱读世书,知识渊博,诗文俱佳。他思考了数日,觉得许许多多庙联都是求神拜佛,消灾灭祸之类的意思,怎样才能走出这庸俗的区域,进入一个新的境界能留下千古佳作,这样才不会负众望,不辱大名啊。他征集了很多学士的许多作品,都暗自摇头而搁置,难求佳作啊。时间一天一天临近,真是大年三十晚上的磨子再不能往下推了。

这一天,卓老先生着崭新长衫,带着几个学生,早早地来到了新建庙宇里,他站在大殿四方桌前,接着又来回踱着步,学生们给老先生展开纸,磨着墨。老先生踱了许久步,又回到桌前拿起毛笔,就是不落笔。他左手捏住下巴胡须,双眉紧锁,低头沉思。这时,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从人群里挤到老先生面前,向老先生行礼后问道:“老师,时间不早了,怎么还不写呢?”

老先生一看,是个小娃娃,再下细看这娃娃站得直立,生得方面大耳,白里透红的脸蛋,一对眼睛水灵灵的,心里想多乖一个娃娃呀,但老先生并无心和孩子闲聊,认为这孩子毕竟幼小是个不懂事的娃娃,何况现在正忙碌着。老先生一心只管思考着题庙联的事情。

“老师,我来写写试一试。”小孩子说。

卓老先生又看了几眼孩子,心想这娃娃怕是说着来好玩的。这又是谁家的孩子?父母不管住,在这里来闹着玩呢?

这个孩子是诚心挤到老先生面前来题联写字的。这个孩子名字叫江国霖(1811-1859),字雨农,号晓帆,四川省大竹童家乡盐井沟人,父亲大溶,当地塾师,母亲邓氏,也略通诗文。这对夫妇晚年才得子,对其细心抚育,孩子三岁开始读三字经和唐诗三百首,四岁就学习写文章,他十五岁就以优秀成绩录入县学,进入县学称为诸生(也就是秀才),刚十六岁补博士弟子,孙东缶(益廷)知府时常对他赞赏,又把他推荐到绥定(今四川达州市)府学去深造,并奖给他助学补贴。这孩子学习十分勤奋,昼夜苦读,从不间歇。他曾经题联于书桌前自勉:"奋起精神,读落满天星斗,养成羽翼,冲破万里云烟"。

这孩子在道光十一年(1831年)乡试中举。道光十八年(1838年)被取为进士。殿试一甲第三(第一名状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

钦点探花,时年他年仅二十八岁。他进士次年任广西主考,国史馆协修,庶吉士教习和湖北学政。后出任惠州知府,闲时微服私访,深入民间了解百姓疾苦。他清理各项积案,亲审讼词。道光二十九年,他出任雷兵备道。三年以后,政绩十分显着,他被推荐为广东按察使,不久升又为广东布政使。他案头的公文,每日有数尺之高,他都一一过目,细心审阅。他发现至课税难收取,是历来弊多的广东盐务有关。细究其原因主要是官府内部自身不廉所造成的。他认为“官无私而后能缉私,先恤商而后能治商”。于是就废除原附在盐价上衙门杂费。紧接着,又严格缉历来弊多的广东盐务私,反贪倡廉。不久盐政得以整治。他常常对下属说:“患在内,不在外。”要求下属令必果行,严禁推诿拖拖拉拉。英国军队咸丰六年的冬天窜到佛山骚乱。第二年十一月又入侵广州,动走制府。他十分气愤,于是召集大家,商讨如何对策。最后决定对内奸清理,储备钱粮,整理乡团武装,随时做好迎击英军再次来犯的准备。他八年离任后又代理广东巡抚,时正是太平天国起义,他同榜进士柳绿宝投降太平军后在石达开身边谋土,柳写信许高官劝降,其接信不语,把信于火中烧毁。铁面无私的他得罪了一些人,有人将毁信一事上奏朝廷,咸丰帝大怒,即旨革掉他官职,令其回乡为庶民。他回乡后心情忧郁,闭门谢客,深居简出,以吟诗习字自娱,偶尔到寺庙里散闷与僧侣为伍。不久卧床不起,于咸丰九年病逝。遗体葬于大竹县西乡八角庙。

这个孩子长大后一生所着诗极多,留存精选于《梦溪斋诗集》,《随月山房文集》等若干卷。观察林氏称其诗“清新隽逸,洗净铅华,足为性情淡雅,具有仙骨。”

这位孩子长大成人做官真是位勤勉廉洁、恤民爱民的高官;既重情重义、人品高洁,又为人谦抑、处世低调。他的事迹,永远被后人留传,英名流芳千古。

这天小孩子又向老先生请求,并走得更近桌前,又点头行礼。“老师,我来写写试一试。”

卓老先生又看了看孩子,就是不见有大人来叫走开去,老先生严肃地说道:“现在不是好玩的。”

他放下手笔笑着说道。“老师,我就是真心想写今天才来。”小孩子又向卓老先生说道。

老先生听了后笑着说:“那你就来试一试看。”

那孩子不慌不忙,又向老先生敬礼后说:“我就在老师面前来献丑。我写后请老师点评,指教。”他说完,拿起笔,可这四方桌面齐小孩下巴,他端来一张小矮凳,爬上了凳子后站在凳子上,拿起毛笔,一挥而就的正楷字体,工整的上联下联:

倘若奸诈,任尔叩头亦枉然

只要诚心,见我不拜又何妨

老先生一看大惊,赞不绝口,心想这小孩子有如此手笔,非凡也,真是天上降下了一位神童来。挥毫完毕,小孩子下了凳子,老先生拉住小孩子的手,摸摸小孩子的脸蛋,连连点头说:“你不但字写得极好,对联也很工整,意义新奇,不落俗套。真是一个神童啊!”

围观的人中也有许多饱读世书的人,心想自己多年习文,都不敢在此来显身手,一个小孩子有这胆识,有这样的礼节,有这般惊人的文才,见受到老先生高度赞扬,于是大家都把这孩子围住,都伸出大拇指,露出惊奇的目光,看着小孩子说:“啊!神童!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