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 > > 长篇yabo官网|招魂 序幕_长篇yabo官网

长篇yabo官网|招魂 序幕_长篇yabo官网

作者:yiwolang.com 发布时间:2018-03-10 12:06:26 浏览数:

老头将手搭在额头眺望湖水的时候,那姿态有点儿像一个警觉的海盗。他裸着上身,皮肤油黑,在满脸络腮胡的蓬杂中,两片血色很好的嘴唇像是埋在草丛中的活物。
湖上一片空茫,没有任何船的影子,鲁老头刚才听见的快艇声也许只是错觉。他的视线慢慢移向左前方的那座荒岛,由于隔得太远,此时在岛上起落的白鹭在逆光中变成了一串串小黑点,但鲁老头知道那是白鹭,他数次摇船去过那座岛,近距离地观赏过那些湖上仙子。
没有船来,鲁老头和他看守的这座岛上别墅仿佛被世界遗忘了。他开始怀念那两只大狗,那是纯英国血统的马斯提夫犬,主人说他的朋友--国家安全部的人用飞机空运来送他的。鲁老头平生没有见过比这更令人毛骨悚然的狗了,100多公斤的体重,浑身黄毛,蹲在别墅外的草丛中简直就是虎豹现身。夜里,它的叫声不是从喉咙里,而是从血液旺盛的肺部低沉如雷地喷出,仅这种恐怖之极的声音,就足以让任何歹人在离它百来之外因心血管破裂而自毙。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一对护宝神狗,竟然会被一种莫名的病毒所击倒。一年多了,葬它俩的坟堆上如今已是荒草疯长。

这座岛上别墅从此沉寂下来。主人要搬回城里去住了。临走那天,主人的母亲,70多岁的于老太太咳了几声嗽。还未启程,老太太发炎的气管似乎就已嗅到了省城里的空气。那是2001年的春天,岛上芳香迷人,可别墅中的主人却感到了隐隐的凶兆。
守门人鲁老头就这样留在了这里。他记得主人临走时站在别墅的台阶上呼着他的小名所说的话:“小狗仔、拜托了,这房子就交你照看了。过一些时候,我们也许又会回来。”鲁老头拼命地点头,主人的信任让他的眼眶有点发湿。他揉了下眼睛,目送着主人一行远去。他看见主人的妻子在船上向他挥了挥手,这个20多岁的善良女人,她的美丽鲁老头认为只有湖上的白鹭才能相比。站在船头的是主人的保镖,这个叫伍钢的汉子和死去的马斯提夫犬有点相似,只是鲁老头从未将这种感觉告诉过他。
一年多的日子在草香和水腥味中过去了。每周,湖岸上的旅游公司会用船给他送一些生活用品来。这旅游公司是主人众多公司中的一家,管理着整个黑石湖景区的经营。公司的总经理是主人的侄儿,这个28岁的年轻人最爱说的一句话是--要把黑石湖建成中国西南的着名景区。但鲁老头看得出来,主人听见这话时并没有赞赏的神情。
老头住在别墅外的一间小木屋里,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台历翻过去一页。今天是2002年7月13日,星期六,而给他送生活用品的船是每周一来一次,所以,鲁老头在黄昏时分听见的快艇声肯定是错觉了。
他从水边返回。穿过树林和草坪,迎面便是那幢白色的欧式别墅,它的暗红色的尖顶在湖上就能看见。此刻,它的一半身子已开始发暗,另一半被落日已尽的天光映照着,紧闭的窗玻璃上亮着反光,像躲躲闪闪的人的眼睛,鲁老头打了一个寒噤。这是一座空宅,将顶上的阁楼算进去一共是四层,20多个房间加各种大厅、小厅、健身房、走廊、楼梯等就像迷魂阵似地深陷在这幢建筑里。这别墅曾经是主人的世外桃源,如今它被一道可怕的符咒钉死在这座岛上,像一具早已魂飞魄散的贵族的遗体,在这里等待着入殓。为了能让自己坚守在这里而不至于逃跑,鲁老头尽量不去回忆往事。可怕的往事,当夜云将别墅的红色尖顶涂成黑色之后,任何一扇窗口都可能在朦胧的窗帘后面出现晃动的人影,接着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鲁老头至今并不了解这些恐怖事件的详情,但从主人苍白的脸上他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尤其是寺庙里的高人被请来这里察看以后,主人遗弃这座别墅的决心就下定了。

夜色从水上而来,慢慢地向这座孤岛逼近。鲁老头坐在小木屋外的石桌旁喝酒,时而用手摸一把他满脸的胡须。其实,鲁老头今年才44岁,就被这湖里湖外的人称为老头,完全是因为这络腮胡的缘故。他的小名叫“小狗仔”,这只有主人才知道。30年前,他还是一个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少年,便成天跟在主人的屁股后面转,他对城里来的“知青”有着强烈的好奇。主人当年也还不到20岁,这个从城里来的学生哥会拉小提琴,同时据说还会一种神秘的拳术,这让在农村土生土长的小狗仔无限崇拜。当然,这个知青能把他当小兄弟一样对待,是在他的父亲救了这个知青一命之后的事。有天夜里,这个知青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小狗仔的父亲背着他跑了10多公里路,才拦住一辆货车将他送到县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一点就丢命了。这件事让这个知青回城后也常下乡来看看。3年多前,他对小狗仔说,我修了一幢别墅,你去作看守吧。同时,他还给了小狗仔的父亲一大笔钱,让小狗仔家里世代相传的茅草房变成了一楼一底的小洋房。小狗仔的父亲老泪纵横,说是遇上了救苦救难的大恩人。
老头端起小酒杯一饮而尽。主人住在这岛上的时候,为了夜里的警醒,他几乎将酒戒掉了。而自从独守这空宅以来,不喝酒他夜里根本就无法入睡。他会听见那座空宅里有动静。有时是有人走动的声音,压低嗓门的絮语声;有时是女人的哭声,被爬上岛来的夜风撕搅得时逝时续。当然,喝了酒便什么也听不见了。
远处的湖面已经被夜色裹去,只有岛的近旁还泛着朦胧的水光。这时,鲁老头突然听见附近有人的说话声。
这里怎么没有路呀?我害怕。”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接着是她的一声尖叫,同时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这里没有鬼,你怕什么呀。”
老头心里一紧,酒意也醒了大半。他站起身盯着树林和草丛的方向,看见一对年轻男女正对着他走来。那男的裸着上身,肩上搭着一件T恤;女的穿着紧身牛仔裤,着一件黑色背心。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居然有人在夜色中出现在这座孤岛。鲁老头想喝斥、想质问、嘴唇抖了抖都没发出声音来。
还是那年轻女子先开口道:“大爷,我们想在这里住宿。”鲁老头看见她的脸很秀气,眉毛上挑,有一种狐魅气。
“不行!这是私人别墅。”鲁老头坚定地拒绝道,心里却有点发抖,不知道这女子是人是鬼?

事后鲁老头认为自己当时一定中了邪,不然他决不会同意这两人住进别墅去的。尽管他们说是来黑石湖的游客,开着一艘小电动船在湖上迷了方向,是这座别墅的红色尖顶吸引他们过来的。但是,鲁老头清楚,这些话很值得怀疑,因为从湖岸到这里,快艇也得跑1个小时,一般游客所驾的慢悠悠的电动船很难到达这里
“但是,天已黑了,我们回不去了。”那狐魅女子央求道。
不知是动了恻隐之心还是中了邪,鲁老头居然破天荒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只能住在底楼客厅侧面的第一个房间里,千万不要上楼。”鲁老头吩咐道。底楼的房间是以前的女佣住的地方,鲁老头想主人也许不会太怪罪他。至于二楼以上,除贵宾外一般人是很难上得去的。
老头带着这二人走上了别墅的台阶,他的手心触到门上的紫铜把手时感到一阵冰凉。
这一夜,鲁老头别墅外的小木屋里睡得特别踏实。一年了,也许是第一次有人为邻吧,身旁的这座空宅不再让他感到害怕。鲁老头是在一阵阵鸟啼声中醒来的,睁开眼天已大亮。他开门出来,早晨的空气沁人肺腑。抬眼望去,别墅的门还紧闭着,那一对借宿的年轻人还未起床吧。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阅读过当地报纸的读者可能都知道了,在黑石湖景区的非旅游地带,一对借宿于岛上私人别墅的年轻男女离奇地死亡。现场发现,穿着睡衣的女子倒卧在客厅的门后,显然在死前是想开门而逃;另一男子倒躺在楼梯上,可能是在上楼或下楼时突然死亡的。两人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眼睛圆睁,表情极为恐怖,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