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 > > 长篇yabo官网|招魂 第七章_长篇yabo官网

长篇yabo官网|招魂 第七章_长篇yabo官网

作者:yiwolang.com 发布时间:2018-03-10 12:06:28 浏览数:

出发时还很明媚的天气,船到湖心时,云团却涌上了头顶,湖上的光线也暗了许多。舒子寅回头望了一眼在船尾驾驶着快艇的伍钢,在他身后是一条长长的白色水链,像是铺在暗绿色水面上的一条道路。
“要下雨了。”舒子寅对坐在旁边的洪于说道。
“嗬,那就来个雨中游湖吧,怎么样?”洪于的兴致很高,从离开小岛时就这样。上船时他将一顶遮阳帽拿在手上,一弯腰对舒子寅做了个“请”的动作,那感觉好像是他们即将登上的是一艘英国客轮。舒子寅“卟哧”一声笑了起来,洪于仿佛受到了鼓励,继尔做出在吻她的手背的动作,舒子寅闪开身跳上了船,她对着他笑,她好久没这样开心了。
她在密室里已经住了三个夜晚,只在白天到阁楼上去坐坐,但对着稿纸,她的论文毫无进展。阁楼上已被染上烟草味,这是伍钢和小胖子在这里守夜时污染的。三个夜晚了,他们什么也没发现,他们的胆子已经大起来,甚至可以半夜从阁楼上走下来,到厨房里找东西吃了。这是昨天晚上的事,小胖子拿了酒肉往阁楼上走时,感觉脚下一直踩着软绵绵的东西,俯下身去看楼梯,什么出没有,但一迈步,又是那种感觉。洪于今天早晨听说此事后骂了小胖子酒喝多了。可小胖子说当时还滴酒未沾。看来,鬼魂之谜未解开之前,舒子寅是不能回到阁楼上去的。
为了给她解闷,洪于提出今天去湖上看看,坐上快艇往岸边的方向去,有景区已开发出来的四个岛,分别是犀牛岛、红叶岛、鹰嘴岛和佛光岛。这四个岛加上岸边山岭中绵延10多公里的旅游区,便是黑石湖景区的全部地盘了。洪于说,他开发这个景区时曾抱着很高的赢利希望,计划显示每年会在千万元以上,但事与愿违。现在除了租出去的犀牛岛每年有300万元租金收入外,其余的经营一直在亏损边缘徘徊。幸好集团其他公司经营正常,尤其是他自己直接负责的房地产公司和他的前妻叶蔓负责的投资公司,每年的业绩都在亿元之上。这样,洪于对这个旅游公司也就没放在心上,只是每次来这里看见时,心里才感到一点隐隐的痛。他一直想对整个景区的经营管理及营销谋划作一次大手术。但忙来忙去却没顾得上来。

“现在的大学生都倾向于学经济,你为什么选了哲学?”船开动的时候,洪于舒子寅不经意地问道。
“你说呢?”舒子寅巧妙地反问道。
“我不知道。”洪于望着茫茫的湖水说,“也许,这世界上就该各人做各人的事,就像古希腊一样,有抬石头修神殿的奴隶,有这一切的管理者,还有穿着袍子成天在广场上演讲的苏格拉底。”
洪于对历史的兴趣引起了舒子寅的好奇。可他说,仅仅是早年当知青看过一些书罢了。当时有知识饥渴症,什么书都看,历史、哲学、艺术、小说包括手抄本,总之是抓到什么读什么。回城以后,为了饭碗忙碌而把什么都丢下了。

“每个人都不能违背自己的命运。”舒子寅自语似的说道。
这时,湖上有一艘快艇迎面驶来,与他们交臂而过时,洪于舒子寅说:“这是给我们住的别墅送生活用品的船,洪金在这方面倒很周到。”
听得出来,洪于对他的这个侄儿管理公司的能力并不欣赏。不过,舒子寅对这些方面一无所知,也没有兴趣。伍钢把快艇开得像箭一样,舒子寅望着湖面说:“我们先去哪一座岛?”
“佛光岛,怎么样?”洪于答道:“那岛据说在某种气候条件下,会在夜里发出一片佛光,当然,谁也没真正看见过,几百年来的传说罢了。”
“真神”舒子寅说,“那可以用这个传说作旅游宣传啊。”
“嗬,我们的女学者什么时候有在经营意识了,”洪于打趣道。
舒子寅伸了下舌头,说这是看广告给人灌输的东西,她同时问起了另外几个岛的特点。
洪于讲,红叶岛不说你也知道,那上面有很多枫树,不过要秋天才好看。至于鹰嘴岛和犀牛岛嘛,就是那岛的形状像鹰嘴和犀牛。
“那么,我们住的那个小岛为什么不叫蟒蛇岛,或者变化一下叫做盘龙岛?”舒子寅问。
“这不同了。”洪于说,“鹰嘴岛和犀牛岛远远一看就能认出那形状,而我们住的那个岛一眼是看不出蟒的形状的,还是我请来的道士坐船绕岛一周后才发现的。你认为像不像呢?”
“这怎么说呢?你认为它是一条盘着的大蟒,就像;你不这样看,它就不像。”舒子寅说。
事情就是这样,所谓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刚才上船以后,洪于叫伍钢驾船绕岛一周后才向湖心进发的。他要让舒子寅看看这座所谓巨蟒盘成的小岛。可舒子寅看完后,说没找到那个感觉,只有岛边很多暴露的树根像那种东西,不过也不能叫蟒,最多像一些僵死的蛇而已。
船在飞驰,远远地出现了一座岛的影子,佛光岛快到了。湖水被船头锋利地切开,然后贴着船身“哗哗”向后,再变为一条白链像时间一样消失在湖面上。
舒子寅突然想问,木莉的妹妹的尸体找到了吗?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忍住了,伍钢正在开船,她不愿他听到她关心这件事。几天来,发生在阁楼的惊吓使她没顾上这事,不过她一定得找机会对洪于好好谈谈。无论如何,洪于让这个残忍的家伙跟在身边是不妥的。她想起了木莉的哭诉,她认为这个伍钢完全可以被送上法庭了。

想到这些,湖水在这时显得充满死亡气息。她想到木莉的妹妹叫水莉,而“水”却成了最后收留这个女孩的地方,这种巧合让舒子寅迷惑不已。
佛光岛越来越近,已看得清岛上的石头和树木了。舒子寅出游的心情却变得沉重起来。
日复一日,夜色从水上而来。夜像一个穿黑袍子的人,爬上岛后将黑袍一撒便将岛上的树木和房子盖在他的袍子下面了,只有岛边的水从黑袍下露了出来,泛着灰白的光。
舒子寅在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醒了,并且越来越清醒,这是失眠的先兆。游了一整天的湖,去了景区的三个岛,本来是有些疲惫的,以至于将犀牛岛都放弃了。洪于说那岛也不适合她去游览,上面乱七八糟的,但舒子寅并不是很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也真是感到有点累了,不去也罢。
睡不着觉,舒子寅干脆开了灯,坐到沙发上看起书来,这是她对付失眠的一种方式。可是今夜,书页上全是沉沉的湖水在波动,洪于在快艇上凝视着她,使得她好几次慌张地掉头去看湖水。这一幕有点像她在大二时喜欢上哲学老师时的情景,这是一个年龄比她大一倍的男人,可他向世界发问时却像一个来自天堂的孩子,他的智慧与星空有关,舒子寅感到自己像一粒微尘,被一个异常的天体吸附而去。好奇和崇拜,是舒子寅进入爱河的第一推动力。她心里清楚,和洪于在海边相识以后,他在世俗意义上的巨大成功和某种要命的孤独感所形成的反差吸引了她,她身不由己的有了探险的欲望。同时,舒子寅对人的本质有一种非凡的直觉能力,她深知这是一次安全之旅,尽管她所好奇的别墅里的怪事超出了她的预料。
舒子寅放下书,看着这间豪华的密室,突然感到金钱也是这世上最大的巫术之一,它可以让人的生活和处境像魔术一样变幻。然而,只有惊恐是避不开的,这间密室已经说明,惊恐是人的生存图画中的底色。在这场生存游戏中,有的人刚迈步便沉入了水底,像木莉的妹妹那样,但愿上帝能收留所有不幸的人。
在湖上和岛上游览的一整天,因为有伍钢跟随,她一直没有机会对洪于讲起关于木莉两姐妹的事。晚餐时,洪于的兴致仍然很高,可天黑之后,他却突然沉郁下来。在露台上坐了一会儿,他便提出要回房休息了,这使得正要谈起木莉的舒子寅只好将很多话咽了回去。
已是夜半了,舒子寅仍然没有睡意。她走到门边,拉开这密室的门好玩地观赏起来,露在门口的是一排挂着的衣物,这是洪于房间里的衣橱,推开这些衣物,再打开衣橱的门,才可以从这间密室里出去。她又一次想到了生存与惊恐的问题。
突然,洪于的房间里发出了一声响动,似乎是拉动椅子的声音。半夜了,洪于还没睡吗?舒子寅好奇地将衣橱的门推开了一条缝,洪于的房间里光线暗淡,她看见了一支幽幽的烛光和洪于的背影。他坐在椅子上,面对着桌上的烛光,他的肩膀一动不动的像一尊石头雕像。
舒子寅大吃一惊,退后两步坐到了沙发上。半夜时分,洪于这种举动像是一场祭奠,让人不可思议。舒子寅的心里“咚咚”地跳着,难道发生了什么吗?难怪晚餐过后洪于便显得很沉郁,今夜他在做什么呢?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以后,舒子寅决定到洪于的房间去看一看,尽管这样有些不太礼貌,她也顾不得了。自从进入这幢别墅之后,各种让人惊恐的怪事就没断过,今夜这件事不能再成为她心中的谜了。
舒子寅轻轻地推开了衣橱的门,站到了洪于的房间里。“洪于。”她轻轻地叫了一声。

而对着一支蜡烛的洪于回过头来,他并不吃惊,或者说他还没有从某种氛围中清醒过来。他楞楞的望着舒子寅,脸上满是泪水。
“你怎么了?”舒子寅走上前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洪于默默地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发生。他突然站起来抱住了舒子寅的肩膀,口中喃喃地说道:“过去了,都过去了。”
舒子寅感到他的身体在颤抖,她从他的怀抱中挣出一只手来,拭了拭他脸上的泪水说:“看你,像个大孩子,冷静点。有什么给我讲讲就好了。”
舒子寅尽量用镇静来压住他内心的惊吓,母性的力量在这时显得比男人易折的刚强更重要。
“今天是我的忌日。”洪于像做梦似的喃喃自语。
舒子寅在这一瞬间感到头皮发麻。忌日?难道此刻抱着自己的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吗?她感到头脑有点晕乎,用劲将洪于推到沙发上坐下,用手拍着他的脸颊说:“你别说胡话了,什么忌日?”

洪于沉默不语。舒子寅闻到了酒气,她抬眼看去,放蜡烛的小桌上放着酒瓶和酒杯,原来,他整夜都在守着烛光饮酒。舒子寅的恐惧消除了,她说:“我给你拿点水来,你喝醉了。”
“真是忌日。”洪于喝了一口水说:“15年前的今天,我差点死去。离死只差半步,只差1秒钟。真的,如果那天晚上死了,到今夜就15年了。”
“哦。”舒子寅在他旁边坐下来,由于突然接触到这种个人的沧桑史而感到紧张。
洪于的讲述中,舒子寅看见了15年前的一个夜晚,在省城一条灯红酒绿的街道上,一个35岁的男子失魂落魄的沿街边走着。车灯一束一束地射来,他在选择一辆速度最快的车,以便一头撞上去。他的眼睛是干涩的,一点儿临终的泪水也没有。他的脚步有点飘,有点摇晃,他知道生命之灵早已离他而去,现在走动着的身体只是躯壳,他留下这躯壳毫无意义。他的上衣口袋里放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的死与这辆车无关”,他不想给无辜的司机带去横祸。
在这之前,他是想死得平静一些的。他去买安眠药,在大药店受到拒绝以后,他钻到小街小巷去找私人药店,他找到了,他看到了一大盒安眠药便眼睛发亮,可是,在付款时他搜遍全身才找出六角伍分钱时,他才猛然记起自己早已是一文不名了。昨天晚上去母亲家吃过一顿饭后,到那时已过去24小时了。他滴水未进,也不觉得饿,他知道他昨晚见到母亲便是永别。
在将安眠药退给药店老板时,他的眼睛有点湿了。他知道,没有钱,连死的方式也没有更多选择了,他摇摇晃晃地走上夜的街头……
洪于又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桌上的烛光跳荡了一下。舒子寅按住他的手说: “别喝了,接着讲过去的事吧。”她非常震惊洪于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经历。
洪于望着她的眼睛说:“你还年轻,你不知道生命有时是多么的脆弱……”
15年前,洪于决心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在城市之夜的灯火酒绿之中,一辆辆汽车迎面驶来,车灯像死神的剑一样刺得他双眼发痛。他在路边徘徊,他想一定要让头先撞上去,这样会结束得痛快一点。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一辆庞大的货车正疾驶而来,这种即使踩下刹车也有着巨大惯性的车正是他等待的目标,在这一瞬间他感到血往上涌,有一种狼嚎般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无声地喷出,他闭上眼,对着这个疾驶而来的巨大怪物一头撞了过去……
这时,他突然被一个人拦腰抱住了。由于力太大,他和那个在死神边缘抱住他的人一起摔到了地上。同时,耳边响起尖锐的刹车声。满街的人都被惊动了,人们围了过来,对着这个差点被车撞上的人议论纷纷。
洪于是被一个扫街的清洁工人救下的。这个老头对围观的人说:“这个人一直在路边走来走去,我注意他很久了,感觉不对头,我就装着扫地一直跟在他旁边。这不,差一点就出事了。”说完,老头又蹲下身,对着还倒在地上的洪于说:“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寻死呢?”就是这一句话,使洪于忍辱负重活了下来。

“当时也是太绝望了。”洪于点上了一支烟,对舒子寅说道。
15年前的噩梦让洪于不堪回首,即使在此刻,他似乎不愿细说,只简单讲道,他当时破产了,他的230万元钱被人骗走了。这笔钱中的一部分是他8年来辛辛苦苦积累的,他开过小商店,做过药材生意,开过饭馆,最后办起了一家商贸公司,他的全部积累都在那笔钱中。不但如此,那笔钱里还包括他的老母亲积攒了一生的七千元,还包括从20多个亲戚朋友处借来的50万元,总共230万元,都在一夜之间石沉大海。
洪于说是一个沿海的恶徒害了他。那人有一家搞进出口的公司,洪于向他订下了一批价值400万元的进口彩色电视机,说是见发货单付一半货款,收到货后三天内再全款付清。洪于第一次做这样大的生意。他兴奋得几夜睡不着觉,用尽吃奶的力气凑足了先期货款,他知道,只要货一到,他就可以立即批发出去。看来,这一笔生意就可以让他大发了。他带着人携款飞到对方的城市,看了对方的公司办公室,按合同规定,一直到对方办完铁路发货手绪,将发货单交到他手里时,他才将沉甸甸的230万元交给对方。
付款后他飞回内地等着货到,发货单注明10天内到货,可15天过去了,没有货到通知,他打对方的电话,无人接听。他的额头开始冒汗,到车站去查询,发现他手持的发货单是伪造的,那一刻,他差点当场晕过去。
洪于到警方报了案,对方早已逃之夭夭。他经商8年来的积累化为灰烬,还欠下了20多个亲戚朋友的50万元债务,老母亲一辈子存下的七千元也被他扔进水里了。他的妻子和他离了婚,带着9岁的儿子走了。他的住房是最早参加工作时单位分的一套公房,没法出卖来还债的。他后悔当初有钱时为什么没有买一套私房,如是这样现在也可以用来抵债的。他绝望透顶。如果不是那个扫街的老头拉住他,在15年前的这一天,他便已经死去了。
洪于的这段生死经历,听得舒子寅目瞪口呆。“那后来呢?”她问,“你怎么有了现在这一切?”
“一言难尽。”洪于叹了口气说:“我母亲帮助了我。她是吃过很多苦的人,她什么都懂。她当时平静地对我说了两句中国的古话,一句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另一句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就这样,我挺过来了。”
洪于说,他的公司倒闭了,他咬紧牙首先解决生存问题。他到建筑工地上去做过钢筋工、油漆工,到火车货站做过搬运工,扛过200多斤重的麻袋。洪于说,一个人如果开始就做这些也就罢了,但他是从一个开公司的老板沦为苦力,因此遇到熟人朋友时他都躲得远远的,整整三年时间,他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直到一家医药公司聘用他为推销员,才开始出现转机。在这项业务中,他发现了金钱的魔力,可观和利润分帐让医院的负责人源源不断地购进他所推销的药品,一年下来,他自己竞奇迹般地创造了销售天量,而自己的收入也达到了12万元,他看到了重新站起来的曙光。

“那一次死里逃生和后来的卧薪尝胆成全了我。”洪于说:“我发现在中国经商就是玩弄金钱与人际这场把戏,我承包了一家药品销售公司,后来又涉足房地产。我在半天的时间赚过200万元,就是左手拿下一块地的批文,右手卖给另一家公司,就这么简单。当然,这是发展初期的事了。”
对当初骗得他破产的仇人,洪于说三年过后被警方抓住了,但是这个骗子加赌徒已身无分文,他没有追回任何损失。那个恶徒被判了15年刑,可不到两年就保外就医了,这让洪于气得咬牙切齿。又过了几年,洪于找黑道上的人追踪到了他,本来要“做”了他的。可洪于认为让他见阎王太便宜了他,于是发出指令,剜去那家伙的双眼就行了。事情就这么了结,洪于觉得很公平。对于在15年前救下他的老人,洪于在前几年终于在环卫公司的退休人员中找到了他,洪于将他的子女均安排在了自己的公司工作,并送了一套大房子给老人安度晚年。洪于说,恩仇必报,这是他做人的准则。
“只是,每年的这一天,我还是难以忘记。”洪于感叹地说:“人一辈子死去活来,为什么呢?我感到很累了,见到你以后,我甚至想带着你到山中去种地养蚕,也许是更好的选择呢。”
舒子寅望着他,对他最后这句有些冒昧的话感到不可思议。室内的烛光已熄,窗上已有了白光,天快亮了。
舒子寅一觉醒来已是中午过后了。她走出密室,洪于的房间已收拾得很整洁,看来他早已起床离开房间了。小桌上的花瓶里已换上了束新鲜的花,桌上没有了蜡烛的痕迹,昨晚的事像梦一样有点不真实。
洪于的卧室连着大露台,她走到露台上,阳光和蝉声一下子涌了过来。她望见鲁老头和木莉正在楼下的花园里劳动,他们手中的砍刀正在对付那些侵犯进花园边缘的藤蔓。他们的身边已堆着一大堆砍倒的青枝绿叶。透过树丛,一个人正在湖水中游泳,那是伍钢,他在水中换着姿势扑腾,时而又一下子扎进水底再从另一处冒出头来。这是一头精力过分旺盛的海豹,舒子寅想,这种人如果生活在水里也是属于猎渔类的动物。洪于也有点像是属于这种类型,昨夜一夜未眠,看来也没在上午补一补睡眠。他说过,自从15年前发生破产事件以后,他就从没睡过懒觉,不论有事无事,早晨六点他必定起床。
舒子寅感到肚子有点饿了。她走出房间,雪花正在走廊上擦拭着沿途的壁灯。看见她从洪于的房间出来,雪花似乎一点儿没在意,只是笑吟吟地说:“舒姐,休息好了吗?”这个皮肤白净的女孩子对人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脸上一笑就泛起酒窝,这使舒子寅对她倒没有戒备。“我去楼下吃点东西。”她含糊其词地说。

一个女佣正跪在底楼客厅地板上擦拭,她的穿着白色内裤的大屁股从短裙下露了出来。在她身后,已擦试过的地板光亮照人。听见有人下楼的脚步声,她站了起来。一边用手将短裙往下拉直一边问道:“舒小姐,要用餐吗?”这是桃花,舒子寅拍了拍她胖嘟嘟的脸说:“怎么不用拖布,也省力啊。”桃花说这样才能把地板擦得很亮。
她想提醒桃花这种姿势不太雅观,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因为她曾在楼梯转弯处瞥见过这样一幕,桃花跪在地板上擦拭,从旁经过的伍钢伸手便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而桃花并没有什么反应,似乎还抬起头来笑了一下。
这使别墅里的阴森恐怖与某种肉欲气息交织在一起。十七、八岁的女佣们将人生的初始阶段铺排在这里,并努力理解和接受着世界的秩序与规则,这对她们今后的人生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舒子寅皱了皱眉头,来到饭厅坐下。戴着厨师帽的小胖子立即跑了过来。
“舒小姐吃什么呢?”他殷勤地说,“按时间算,现在该安排午餐了。但从一个人刚起床的习惯来定,又该配早餐才对。我想,还是按早餐配制吧。”
“随便”舒子寅回答道。这小胖子厨师对饮食考虑得倒是满周到的,难怪他总能受到洪于的好评。
舒子寅用完餐后便登上了阁楼。她的论文写作已中断下来几天了,心里暗暗有点着急。个子高挑的梅花正在阁楼上打扫卫生,这别墅太大了一点,几个女佣看来就没有闭着的时候。
看见她走上阁楼,梅花说:“主人要我告诉你,他到湖岸上的旅游公司办事去了。他说如果你在这里看书写作的话,要我陪着你,以免你一个人担惊受怕。”
“哦,我没那样胆小。”舒子寅笑了笑说“主人说他多久回来吗?”
“估计要天黑以后。”梅花说,“有一个省长来了,主人说他一定得去陪陪,一大早主人就坐船到岸边去了。”
看来,一夜未睡的洪于又早已投入现实的事务中去了。谁知道他昨夜的回忆与痛苦呢?舒子寅想起他昨夜所说的愿去“种地和养蚕”的话,不禁默默地摇了摇头。
她在写字台前坐了下来,对着她的论文稿发神。这篇长长的论文进展很慢,至今还在论述巫术的部分徘徊。她想着这些迷离的巫术是如何地笼罩着早期人类,而今天,笼罩在人们头上的又是什么呢?是什么东西成为了人们的新武器和新目标,从而让人历尽磨难而无法放弃呢?对此,最简洁的答案是--金钱。它是制造和化解人间悲喜剧的现代巫术,也是一种既是手段又是目的的统一体。这种巫术的强大在于它可以将人推上巅峰或者打入深渊……

舒子寅想起了她的大哥对已经退休的父母所说的话:“我们家的子寅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就让她搞她喜欢的哲学吧,别去学什么经济与商业了。一家人有一个人搞这些就够了,我来做她的经济后盾吧。”
舒子寅的大哥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些年来,他给自己的妹妹提供了充分的经济保障,但却绝不愿她也进入到商业的战场上来。他曾对舒子寅说过:“这漩涡里很脏的,并且有时会要人的命。”
“舒小姐,你需要喝点什么吗?”看着她坐在写字台前一动不动,守在旁边的梅花提醒道。
“哦,不需要。”舒子寅抬起头来说道,“你忙你的吧,我这里不需要什么了。”被人侍候的感觉让她一点儿也不自在。
“不。”梅花为难地说,“主人让我陪着你的,因为这房子里老是不安宁。”
“大白天的,还会有什么?”舒子寅问。
“说不准呢。”梅花认真地说,“今天上午,小胖子就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上了楼。他说他当时正从厨房出来。突然看见一个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浑身水淋淋的女人从客厅闪过,这女人的头发也滴着水,好像刚从湖里爬上来似的。小胖子追进客厅,那女人已上了楼。他也跟着追上楼去,那女人就已经在楼上失踪了。你知道,这楼上的大部分房间都空着,小胖子叫来了我和桃花。我们三人一起一间房一间房地查看,最后什么也没发现。奇怪的是,那跑上楼来的女人浑身滴着水,可我们检查了楼梯和走廊,在地板上没发现一点点水迹,你说,这不是鬼是什么?”
舒子寅大吃一惊,在大白天也发生这种事令人不可思议。“是小胖子看花了眼吧?”她说。
梅花表示不太可能。她认为是这别墅里的空房间太多了,引得各处的野鬼都来这里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