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 > > 转世再爱你(爱情yabo官网)_长篇yabo官网

转世再爱你(爱情yabo官网)_长篇yabo官网

作者:恐怖故事 发布时间:2018-03-10 12:06:29 浏览数:

  雪枫一人站在七号公园里,手里的玫瑰随风而轻轻摇摆。夕阳如血映玫瑰妖艳,似乎可以滴出血来。“大概会原谅我吧!”雪枫想着

  他向远处望去,脑海里再一次浮现出他们的初次相遇,那么美好与浪漫,那么让人难忘。清的身影逐渐靠近,那么熟悉…

  “找我干嘛?”芙清的语气如冰一样寒冷。

  “清,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枫说的有点殷切,脸上勉强挤出的笑容不免带来一些尴尬,但这些都没关系,只要清能原谅自己就好。

  “一直没机会跟你说,我们分手吧,好吗?就让今天成为我们的最后一天”这不是疑问句,而是最生硬的陈述句。

  “你,爱不爱我?”枫的表情僵在脸上,有点让人想哭。

  “或许曾经爱过,但现在,我只属于成南,你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的,至少对我来说。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回去了,成南等我吃饭”清的语气中渗透出了一点嘲讽,深深扎进了枫的心里。

  “为什么?清,为什么?是我有什么不好吗?还记得这玫瑰吗?还记得你说过的会永远爱我吗?为什么?我到底有什么比不过成南!?”枫就像失去了控制,用力的摇晃着清。

  “对不起,你很好,是我不好!”清说的有点泄气,刚刚的嘲讽气一点也没有,大概是因为枫第一次这样跟自己说话吧。

  “那你为什么?”枫的泪已经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你不需要知道。我可以走了吗?”清似乎有些哀求。“你知道吗?我已经很努力了,清,我爱你,爱你超过了爱我自己,你告诉我,这都是骗我的,好吗?清,我求求你。”枫的眼泪滴到了嘴里,咸咸的……

  “放开我!我没有骗你,你还不值得我骗。”清的语气愈加冰冷。“真的吗?那你曾经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吗?要都是假的你以后就别来找我!”枫哭着说。

  “好!”芙清面无表情的说倒

  枫笑了笑,转身离开,手里的玫瑰似乎在嘲笑这荒诞的一幕,情人节变分手日…

  他没有转身,因为她不会在乎自己,她是否回眸已经没有意义了…

  一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他的悲伤让自己忘记了一切,这一次的悲伤超过了历年的总和,只有芙清和成南能让自己记得自己叫雪枫。

  他一遍一遍的回忆着跟芙清的过去,那么缠绵,如果没有成南,芙清一定会爱着自己,如果没有成南,芙清一定不会离开自己,如果没有成南,芙清就不会这样伤害自己,如果没有成南…

  他一遍一遍的想着没有成南的日子,一遍一遍整理自己失去的幸福,没有目的的幻想,只能让自己愈加难过。他颓废地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脸,泪从手缝间溢出,落在地上散成了泪花。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大概就是被自己最心爱的人伤害,或许比自己死了更加难受…

  忽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成南死”。他用力抓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忘记这个想法。可这就想破了堤坝的河水,停止不息。“不可以,不可以……”他一遍遍的对自己说,可越说想法越强烈。

  他破开门,跑步可以让人清醒,他逐渐找回自己,逐渐清醒,逐渐忘记了情人节亦或是分手日的伤。他很认真的在街上跑着,很认真的跑着每一个步伐…

  或许人在上天面前的真的是无能为力的,上天是可以随意玩弄自己的。人的命运只能由上天来定,什么人定胜天,只不过是上天可怜自己而已。

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  就在前面,只有3米的距离,雪枫可以清楚的看清芙清和成南在接吻,那么缠绵,那么熟悉,雪枫的眼眶再一次被泪打湿了,他等待着,等待着芙清能看见自己,哪怕是余光不屑的扫到自己,然后出现隐晦的尴尬,那种感觉应该会很舒服的,至少证明了她还认识自己,可,她没有。看着这个逐渐陌生的背影,心里似乎在滴血,这真的不是梦吗?芙清真的不爱我吗?

  只是我一人的独角戏而已,却又演的那么逼真,让我输掉了一切…

  二

  他拨通了成南的电话“我们,我们可以单独见个面吗?”他说的有点牵强,其实。作出这个决定真的很难。

  “好!哪儿!”成南轻蔑的说。

  “紫流星。”

  “为什么跑那么远?”成南似乎察觉除了什么。

  “那是你和清认识的地方,在哪儿开始,就让它在哪儿结束吧!应该有个了解了吧”他自言自语似的说。

  “好!你快点。下午我要开会…”

  “谢谢!”雪枫嘴角勾勒出了怪异的弧线。

  坐在车上,这个城市有着自己太多的记忆,记录了自己太多的幸福和所有的难过与落魄,真的有点不舍。呵,是不是快死的人都有点多愁善感呢?

  到了紫流星,看见成南已经坐在那儿,似乎有点焦急。

  “不好意思,来迟了。”雪枫很礼貌的说了句。

  “没关系,我也才来,顺便回忆一下和芙清的初次相遇,真的很浪漫呢,当时你好像也在吧,你说呢?”成南笑着说。

  恶心,好恶心,雪枫的身体不禁颤了颤,头不知为什么突然会有点晕。

  “嗯,的确很浪漫,让我都有点嫉妒呢!”雪枫自嘲似的说。“芙清现在,怎么样?”

  “挺好!她很幸福,呵,是属于我的幸福。你呢?”他把“幸福”两个字提很高的音。

  “我,我有什么。一个被抛弃了的人有什么好的!你说呢?”他的语气中带着嘲讽,是送给自己的。

  “是啊!”成南微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雪枫就将果汁撒在成南的头上。“是你妈啊!你他妈的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如果不是你,我会这样吗?”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呵,果然。兄弟们,出来吧。早就猜到了你有这手。”说完,几个穿西服的壮汉出来。

  “哈哈哈哈哈!”雪枫突然大笑。“不跟你废话,我也没想过会活!”说完,只听见“啪—”一声,成南应声倒地。

  “少爷!少爷!”壮汉们把成南拥着,成南嘴里流出了血,在雪枫眼里,像是最美的晚霞。

  他拿出了玫瑰,那朵似乎永远也不会凋谢的玫瑰,颜色像极了成南嘴边的血,他再一次怪异的笑了笑。

  雪枫拿出手机,拨通了最熟悉的号码,没有接听。“嘟”声很刺耳。

  他笑了笑,拿出枪,对着壮汉们。“不想死就把他的手机拿来。”这声音竟是那么坚定,或许准备死的人都是无所畏惧的。

  再一次拨通号码,“南,中午回家吃饭吗?”那么温柔,就像曾经对自己那样。枫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说话呀,南”又是一句。

  “成南已死,紫流星。”他迅速挂了机,因为他怕自己会流泪,让自己的实现模糊,那样就真的看不清芙清的绝望了。

  雪枫喝着成南的果汁,心里有点渴望,那种眼神一定很美妙。

  酒吧里的人因为刚刚的枪声都跑了出去,只剩下雪枫和保镖们,还有那个能让芙清绝望和让雪枫兴奋的道具。

  外边的警笛声此起彼伏,“切—”雪枫轻蔑的笑了笑。

  芙清站在警察中间,崩溃从她的眼中泄出。“南--,哼-你,你不是说,说要让我幸福的吗?”她边哭边说,手一直晃动着成南的尸体。“南—你是睡了吗?那你醒醒啊,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醒醒啊。南—”她的眼泪一直向下流…

  雪枫不再是观众,却像是个小丑,她没看见自己?

  “南,起来啊,哼--哼—你不起来我们的孩子怎么办?”芙清撕心裂肺的哭着。

  “孩子,孩子,——”他像一个孩子不知所措,“你…”他说完,对着成南的尸体又开了几枪。突然,芙清不哭了,是不是被吓到了呢?眼泪似乎冻结在了她的眼里。

  一个警察对枫开了一枪,手里的玫瑰抖了抖。“呵—”他又一次笑了笑

  “怎么了,听到这样的枪声就傻了,你不是很爱他吗?被吓到了啊!是不是他跟我一样呢,只是你的玩物,玩玩就扔了呢!”他对着芙清轻声的说道。

  回答他的只有安静。

  他用枪对着芙清“你真的没有爱过我,你对不起我。”芙清没有看他,只是在那儿发呆。

  “啪—”枫对着自己,开了一枪。好累…

  眼眶被压缩成一条弧线,里面装了芙清的背影…

  三

  枫缓缓睁开眼,这是哪儿?

  周围黑漆漆的,“这是哪儿?”他说了一句。

  “喂——”回答他的只有回应回音。

  他顺手摸了摸,是那朵玫瑰,散发出的香气让他又想起了芙清。

  他站起身,像远方跑去,可是贼里永远是黑漆漆的,“有没有人!”他有大喊一声,还是只有自己的回音。这是哪儿,我不是死了吗?

  他跌在地上,抽泣着,他很害怕永远就这样,永远就一个人,永远就只有黑漆漆的,永远只能有自己的回音让自己听见…

  “怕了吗?”一个骇人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枫颤抖着说,他真的有点害怕…

  “这里就是所谓的地狱,知道吗?”

  “那你在哪儿?”

  “我就是你手中的玫瑰!”

  “玫瑰?!”他惊讶着说

  “不错!你上辈子的债还没还清,你知道吗?”

  “债?”他越听越差异。

  “该还的还是要还的!”

  “看来是时候了,身体已经长好了,该把你的灵魂注入了”话音刚落,雪枫应声倒地。

  这是哪儿?好刺眼?他慢慢睁开眼,看见了一个护士戴着口罩。

  “是个男孩,哎呀,长的真俊秀啊!”

  “是吗?”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

  声音竟然那么熟悉,雪枫猛的一转头,是芙清。

  “这孩子怎么不哭啊?”一个护士说道。

  “啊---啊---”他想说话,可发出的只有“啊”.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在看护室度过的,他这两天一直在想,这真的不是梦吗?

  他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还是没办法,力气都耗尽了,便深情的望着芙清。

  芙清的眼神中,有着不同寻常的爱,和雪枫眼中的完全不一样,可芙清不会懂。

  他的眼泪悄悄地挣脱了眼眶的限制落了下来,芙清,你是我妈妈?!而且我的生日,是情人节?!

  四

  在成北“出生”的第五天,雪枫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成北,这似乎有点好笑,成南成北,雪枫每每想到这儿都忍不住笑了笑。

  他还认识了所谓的“爷爷”,别人都叫他“成爷”。这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人却有着极大的野心,他竟然当着自己面说要独霸这个城市!或许他真的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吧!没想到芙清竟然会喜欢这样一个家庭,没想到芙清也会那么肤浅!

  成南家似乎很有钱,一个很大的别墅,成北的玩具很多,可他连忘都不会忘一眼,因为他的眼里只有芙清。

  在成北“出生”的第十五天晚上,月亮圆圆的,就像是从前芙清和雪枫看到的那个一样,芙清抱起成北,悄悄地离开了成家。

  芙清坐在车上,神情令人捉摸不透。但成北能够理解,大概是芙清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吧,因为她的眼泪中有着留恋的味道。

  是啊,这个城市装载了芙清太多的记忆,关于雪枫的,关于成南的,关于成北的,关于成家的,一切的幸福与悲伤,都随着车轮的滚动而渐渐消失…

  他们到了一个叫“田川”的小村,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里很偏僻,成爷应该不会找到吧!

  “小北,以后就和妈妈在这里住下了,嗯,小北以后要乖乖的!”芙清很温柔的对成北说。

  成北把头转过去,“妈?!”这的字眼好难听,扎到心里很疼!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

  第二个情人节,也就是小北两岁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不再只是“啊啊啊啊——”他跑带芙清面前“清,还记得我吗?”他说的很殷切,稚嫩的声音中却带了几分深情与殷切。

  芙清好像被吓到了,手中的碗不慎落到地上,“小北,你、你能说话了?”芙清有点惊讶!

  “你爱不爱我?”成北再一次说道。

  芙清愣了一下,语气竟然是如此的相似。“爱,当然爱我的小北了”她勉强地笑了笑

  “不,你爱的是小北,不是我!”他哭着说,说完,便跑走了。

  “小北,小北~”芙清在后面喊道。见他不回便追了上去,把小北抱了起来

  “小北,怎么了,我当然最爱我的小北了。你怎么能说话了?”

  “你对不起我!”他像那次一样说道。

  “什么?小北,你怎么了。”芙清一脸诧异。

  “妈,没什么?只是早上突然能讲话了!这些都是我昨夜梦到的!”成北哭着说,说妈这个词的时候好难受。

  晚上,依偎在芙清的怀里,轻轻的抽泣,月光撒了进来,像是为了掩饰成北的悲伤,为他批上的最华丽的外衣。

  “小北,你怎么了。没事吧。明天,咱上医院看看,好吗?”芙清关心的说

  “哼——妈,没什么?我只是做噩梦了”

  “是吗?那乖乖的,睡吧”

  “嗯——”

  或许小北的变化让芙清捉摸不透,芙清辗转难眠,这全让成北知道了,大概是自己变化的太突然了吧,还是暂时不让芙清知道自己是雪枫吧,至少她在这时不会再一次抛弃自己。本想一死了之,但又想到玫瑰的话,该还的还是要还的。

  于是,他下定决心,离开芙清,这样对彼此都好。但每次想要离开,都放弃了,因为他没有能力让自己活下来。

  在他5岁的时候,他能灵活的运用笔,写了一封信。这也算是离别信吧,等以后离开的时候给芙清,至少她不会再来找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是雪枫后,就会忘记自己吧。

  他忍受着,等待着,等待自己长大,远离芙清,远离这个“妈”,远离让自己伤心的地方,一个人思念,一个人幸福。

  在小北15岁生日的时候,他用自己辛苦攒下的钱买了一朵玫瑰。

  “妈,知道这是什么吗?”他望着玫瑰,问芙清。

  “这,这是玫瑰。小北,你怎么会有啊?”芙清一脸不解

  “我昨夜做了个梦,梦到一对男女啊,男人很爱女人,用自己的一切来爱他,可是没想到女的竟然是玩玩的,最后男人拿着女人送的玫瑰自杀了,妈,你说这个梦悲哀吗?”他的眼中晶莹。

  “哦,嗯”芙清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开始发呆。

  “妈,其实没什么?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哦对了妈,我这次考试又超过了我们老师,学校要发给我奖金,那些都给你保管”这几年让小北逐渐习惯让自己喊芙清妈妈了。

  芙清没有说话,依旧是发呆。

  他看到后心里一惊,毕竟自己还是深深爱着他的。

  五

  在小北16岁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芙清。

  早晨,朝霞装饰了天空,让它虚伪了一次,让别人一位天空一直都是晴朗的,可却不知道,它想变就变,不需要理由。

  他在前一天晚上,把行礼藏在村后的石头后面。之所以选择今天,是因为今天能让芙清想起雪枫,然后不再寻找自己。

  踏上车,突然发现褶皱的信在口袋里,糟糕,走的匆忙竟然忘记了把信给“妈”。

  他立刻跑回去,却在巷子口听见一声尖叫,是芙清的。

  他更加用力的跑,在门旁听到芙清的话,“二爷,不,不要”芙清似乎很害怕的说,声音在颤抖。

  “臭婊子,你以为跑到这儿就找不到你了,你这不要脸的贱人,今天看你往哪儿跑”一个壮汉说着。

  “我不许你骂他”成北边喘着气边说,稚气还未完全褪去的他,却说出了骇人的语气。

  “就是这个孽种吗?你活在世上就是对成家的侮辱”。壮汉转身对成北说。

  刚说完,只见芙清拿着板凳像壮汉砸去,板凳上的钉子刚好插进了壮汉的太阳穴,壮汉缓缓到底,嘴里嘟囔着“你、你——”

  “小北,收拾行礼,快跟我走”芙清说地很焦急。

  “上哪儿,他是谁?”成北缓缓从门槛走进“她为什么骂你!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他似乎在质问芙清。

  “小北,以后慢慢说,快跟妈走!”她说完,一把抓住成北。

  “跑,咳,跑到天涯我也把你追回来”一个老人的声音传来。

  “成——成爷”芙清说道。

  一个老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地上的壮汉,大喊一声“二弟,二弟,你杀了我的二弟,我要你偿命”说完,便拿过枪对着芙清。

  “啪——”成北失控似的向芙清哪儿跳过去,“还——还好”成北跌到了地上。“妈,你——你没事吧”。他慢慢倒地

  “小北,小北、你怎么了,小北,”成北吃力地睁开眼,芙清的这个样子好熟悉,她也许只能为成家的人哭了。

  成爷见打错了人,呆在那儿,一动不动。

  “小北,你一定不要有事啊!医生,医生——”她哭地很伤心。

  转身跪下对着成爷,“成爷,求求你,帮我找个医生好吗?以前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跟小北无关,求求你,成爷”

  “还不去叫医生!”成爷对一个男子喝到

  “妈,来,妈。”他很虚弱,对芙清轻喊道。

  “小北,哼——”她用手抚摸成北的脸颊。

  “妈——看,快看”他把这张发皱的纸从口袋拿出,递给芙清。

  芙清扔掉了信,摇了摇头,“小北,小北,我只要小北好”她哭着说。

  “妈,快看,快看”说着,嘴里吐出了血。血顺着脸颊留下来,滴到了芙清的手上,像是最烫的泪。

  芙清拿过信,

  妈: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喊你,谢谢你照顾了我那么久,可我没资格,因为我是雪枫,似乎这太过不可思议,但我真的是雪枫。我一直想报复你,但我想了好久,其实你比我更加痛苦,我是我杀了你最爱的人,对不起。也许这样真的是天意,是上天在惩罚我。

  每次喊你“妈”,我都特别难过,心比针扎了还难受,我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折磨自己,来替自己赎罪。这样应该就能博得你的原谅了吧。

  还记得我们的最后一天吗?那时你说的话好绝情,让我好难过,不过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可以明白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至少不需要再这样不明不白的爱下去。

  原本我以为你是个肤浅的女人,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你是真的很爱成南,所以你一直陪着他的儿子,一个人忍受着那么多。

  其实我一直明白你为什么带我离开,因为成南家会让我变得跟成爷一样,这就是你的初衷吧,谢谢你。其实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的思想一直都是雪枫的。

  当你每一次说你很爱我的时候,我就会很幸福,虽然这不是我的,但我还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谢谢你清。如果可以,下辈子做你的儿子,至少不会想起曾经的一切,至少能天天认真的喊你妈,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希望你不要再找我,就让我一个人慢慢回忆,回忆你爱我的时候,回忆属于我们的幸福。

  爱你的:枫

  第五个情人节

  六

  “不是的,小北不是的”清的表情有些异常。

  “小北,你知道吗?”他像孩子一样说道,“开始呀,我还以为小北是成南的,后来才发现,不是的呢!”

  “其实呀,你的爸爸不是成南,所以才带小北离开成家的,他叫雪枫,你不知道,他优秀的和天使一样哦。妈妈最爱他了”她脸上似乎洋溢出幸福的表情。

  “可是呀,可恶的成南,逼迫我和他分开呢!还故意叫我在他面前和他接吻,来伤害雪枫,否则他就会杀了雪枫,妈妈呀,怕永远也看不到雪枫了,只好这样伤害他”她想门外望去

  “妈妈呀,本来想要跟雪枫离开的,可是成南呀,又要杀了我爸爸。成南真的很坏。”他的脸上表现出了很讨厌一个人的样子。

  “你知道吗,妈妈与你爸爸在公园里面,妈妈说了世界上最刻薄的话,你别怪妈妈哟,其实妈妈当时很难受的。”

  “最后一次呀,在酒吧里,我还以为成南又是在试探自己,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他,忘记了雪枫,没想到啊,雪枫真的很爱妈妈呢!他傻傻的真杀了成南,又自杀了,妈妈因为这个呀,哭了好久呢!”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抽泣着。

  成北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清、清、下辈子、子……一起”他很用力地想把自己的手放到清的脸上,可,到了半空还是落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永远定格……

  “不过我还有小北,我会把给雪枫的爱一起给小北,那么小北就成了最幸福的人了”她停止了流泪,笑着说。

  “小北呀,你怎么不说话了呢?”芙清用手拍着成北的背说道。“是睡了吗?嗯,妈妈来给你唱首歌吧”

  “他,他已经,咳,已经死了”成爷说了句“真是作孽呀!”成爷似乎很惋惜的说道。

  “小北死了,哈,小北死了呢,我的小北死了”芙清吻了吻成北的额头,“他没死,只是睡了呢!你不要骗我。”她笑着说。

  “她没死,没死。小北怎么会死呢?”

  “他真的死了!”成爷喊道,这时医生跑了进来。

  “怎么样了?”医生问道。

  “已经死了,唉——”成爷轻叹道

  “不要说话了,我的小北睡觉呢!”

  “这位女士,请节哀吧”医生对芙清说道。

  “节哀?呵,节哀。哈,小北,节哀?”他面无表情的说。

  突然她夺过成爷的枪,对着自己,该结束了吧。

  “啪——”她倒在了成北的身上。

  一阵风吹过,几片玫瑰叶飘了进来,落到了雪枫和芙清的身上,逐渐枯萎……